人格是做人的品牌。人格如金,纯度越高,品位越高。做人一辈子,人品做底子。看看不同的风景,接触不同的人和事。
总第 44 周 / 2019 年

我应该活下去,但怎么活下去呢?我真想不出办法来。

我里朝外披了一件羊皮袄在动物园里转悠了半天,以为孩子们会喂我点儿什么。可他们却把小石头扔了过来,看我能不能吞下去。我真吞了一块。这时一个小男孩儿对他妈妈说:“妈妈,咱们明天还来,看它死没死?”

男孩儿的妈妈回答说:“明天它肯定死了,你没看见吗?它现在走路就已经摇摇晃晃的了。”

我挺过来后又去了一家工厂。那儿的人告诉我说:“我们这儿工作是有,但是工资没有。你能干吗?要是愿意干的话,明天就来上班吧。但是不能迟到,迟到了,就罚款。”

总第 43 周 / 2019 年

我认识一位化妆师。她是真正懂得化妆,而又以化妆闻名的。

对于这生活在与我完全不同领域的人,使我增添了几分好奇,因为在我的印象里,化妆再有学问,也只是在皮相上用功,实在不是有智慧的人所应追求的。

因此,我实在忍不住问她:“你研究化妆这么多年,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会化妆?化妆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么?”

总第 42 周 / 2019 年

黑社会的强盗们聚集在一起,商议着下一步的行窃计划。

“真想痛痛快快地干它一桩震惊社会又成功无疑的大买卖呀!”

一个歹徒异想天开地说,谁知这个集团的首领接着他的话爽然应允道:“说得对!我也一直这么盘算着,现在想出了些眉目,大伙准备一下吧,我要干活了。”

这番话让强盗们吃惊不浅,大家争先恐后地问道:“究竟怎么干呢?”

“干咱们这一行的,大家都把行动时间选在夜里,但由于四周太安静,下手时难免惹人注目。这次我打算反其道而行之,出乎人们意料之外地搞它一家伙……”

总第 41 周 / 2019 年

这是一对平凡夫妻的故事,如童话一般美好,却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。

初次相见时,他是一位血气方刚的年轻军人,她是活泼俏皮的时髦女子。他回家探亲,父母着急他的终身大事,便“押”着他去相亲。远远地,看见一个年轻女子站在窗前对镜梳妆,波浪卷,红嘴唇,那一刻,他的心里生出细细的喜悦。

有父母和媒婆在场,他和她从始至终也没有说上几句话,临走时,她娇羞地送给他几张照片,含情脉脉地对视一眼,他便知道,她心里也是欢喜的。

他们顺理成章地结婚,约好一生相守。只是,婚后的日子却是聚少离多,他长年呆在部队,她一个人操持家务、抚育孩子,一个南,一个北,像两个毫无关联的人。改变却是显而易见的,以前在战场上他从不惧怕死亡,流弹从身边打过也毫不在意,可是现在,他忽然害怕了,如果自己死了,妻子和孩子怎么办?他们指靠谁啊?而她,也迅速从一个时髦女子变成地道的家庭妇女,学会了省吃俭用,连两元钱一包的中药都舍不得买,还像男人婆一样,跑到建筑工地上去挑水泥,赚取家用。

总第 40 周 / 2019 年

小时候,我家四周是一片空旷的田野,我常站在田埂上对别的小朋友说:“田间的那栋房子就是我家,这块田则是我家的院子,你们随时都可以到我家来玩。”

七岁的时候,我搬进城市,院子四周种了些七里香当作围墙,我常跟邻居的孩子在墙间穿梭,我说:“我这的这道墙,处处都有门,随便你们进去。”

十岁的时候,家里把树墙除去,改建一堵砖墙,墙不高,所以邻居小朋友常站在墙外的垃圾箱上和我聊天,有时他们的球不小心掉进来,就自己爬墙过来捡。

总第 39 周 / 2019 年

此刻,有一个名叫孙福的人正坐在秋天的中午里,守着一个堆满水果的摊位。

明亮的阳光照耀着他,使他年过五十的眼睛眯了起来。他的双手搁在膝盖上,于是身体就垂在手臂上了。他花白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灰蒙蒙,就像前面的道路。这是一条宽阔的道路,从远方伸过来,经过了他的身旁以后,又伸向了远方。他在这里已经坐了三年了,在这个长途汽车经常停靠的地方,以贩卖水果为生。一辆汽车从他身旁驶了过去,卷起的尘土像是来到的黑夜一样笼罩了他,接着他和他的水果又像是黎明似的重新出现了。

他看到一个男孩站在了前面,在那一片尘土过去之后,他看到了这个男孩,黑亮的眼睛正注视着他。他看着对面的男孩,这个穿着很脏衣服的男孩,把一只手放在他的水果上。他去看男孩的手,指甲又黑又长,指甲碰到了一只红彤彤的苹果,他的手就举起来挥了挥,像是驱赶苍蝇一样,他说:“走开。”

总第 38 周 / 2019 年

有人说,处人比做事还难,单单做事,我们只要拿出本领,勤劳认真地去做,就不愁没有成绩。而处人就不这么简单,常常因为自己忽略了与人相处的细节而得罪了人。因为人事的不能协调,工作就发生了障碍,以致本可成功的事也失败了。或者在工作上虽然成功,在人缘上却失败了。

据我平常观察,我发现,大致说来,有两种人。一种人是八面玲珑的,对人非常周到,每一个同事,每一个亲戚朋友的喜庆生日,过年烬节,以至于他们孩子的生日,毕业,得奖,考取学校,等等大小事项,没有一样忘记。他总是抢先去应酬,去送礼,去道贺。平常说话更是圆滑透顶,处处不得罪人,见什么人说什么话,应付得面面俱到。

按说,这种人该是最不容易得罪人的了。但是,我发现,即使他不得罪人,他也一定很苦,很累。他的生活被这些细节占去了大半,以至于使他没有多余的力量去顾到真正该做的事。而且,因为他太不希望得罪人了,往往偶尔一次有人说他不好,他就难过紧张。觉得以自己这样用心,而还换不来人们的好意,使他伤心难过。